????保镖守则二百零四条:只有在极特别的情况下,保镖才会成为被攻击的重点,因为不论是谁,攻击保镖都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只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更多的麻烦。而且对于有许多专业技能的保镖来说,如果能够成为敌人攻击的重点,只怕大多数保镖会开心地笑出声来,因为自己成为重点的同时,也就代表了当事人的安全更有保障。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安泉与新任当事人的关系迅速地亲密起来,甚至在某些特别的时候,两人的关系甚至如安泉预料的那样,开始暖昧起来。虽然很多时候安泉认为这种亲密关系和暧昧关系,是源于自己超级无敌的男性吸引力,但真正导致事情迅速进展的原因,是两件算起来非常意外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分别是安泉开始工作的第四天晚上,受到的莫名其妙毫无理由的枪击事件,以及在安泉开始工作的第七天晚上,来自庄园里一名女佣的勾引栽赃陷害事件,而不论是哪个事件,在安泉看来都显得那么的不可理解。

????莫名被袭的事件显然是一个笨到家的人所做的事情,不过安泉却并没有兴趣去调查究竟是庄园里的哪个人所为,而事情的过程本身,也足够写一本笨蛋罪犯大全的书,以供所有意图犯罪的人学习借鉴。

????事情发生在瓦尔登律师离开庄园两天后的一个晚上,平静地躺在床上的安泉忽然被随身电脑尖锐的报警声吵醒,打开监视器观察环境的时候,安泉几乎惊呆了。因为通过监视器,他看到一个脑袋上套着黑布袋,左手拿着手枪,右手则拿着一整串似乎刚从托马斯管家那里偷来的庄园房门钥匙,正在逐个地进行尝试,试图打开安泉房门的门。

????安泉在看到如此诡异场景时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时光机器带回到了几百年前,因为只有那个时候的贼才会具有如此奇怪的特质,这个时候的安泉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头上套着黑布袋,但却完全没有穿任何隔断体格扫描衣服的贼,打开他房门的目的,居然是用手中的枪对他进行攻击。

????当然,第一反应结束后,安泉开始分析事情的合理性,首先得出来的结论当然是眼前的笨贼不过是敌人用来迷惑自己的计策,但经过十分严格的察看和综合评估后,安泉几乎可以用百分百肯定的观点确定,整栋庄园里唯一存在危险性的人就是自己门外的这个贼,而最让安泉想不通的,当然是在安泉进行全面察看和综合评估的近十五分钟时间里,门外的贼居然还没有找到正确的钥匙。

????显然,安泉对眼前的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连打开体格扫猫,分析对方身份的想法都完全没有了,更多的时候,安泉开始思考门外的贼打开门来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是用枪威胁自己然后抢夺财物吗?又或者是直接开枪干掉安泉然后抢劫整个庄园?安泉的脑子开始变得一团浆糊。

????幸好,在安泉胡乱猜想的十几分钟时间里,门外的持枪蒙面贼人终于试对了钥匙,按照安泉的计算,对方一共尝试了七十把以上的钥匙,不过虽然试对了钥匙,但门却并没有被完全打开,因为安泉将门内的保险链打了起来,从门外即使用钥匙,也完全不可能将门打开。

????安泉这个时候很是有些后悔,因为如果想知道答案的话,安泉应当是将门打开,让持枪的贼顺利进到安泉的房间里,这才可能弄明白所有的事情,不过显然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发现安泉门里打上了保险后,贼人很快放弃了从门口进来的计划,而是很快地下了楼。

????正当安泉开始猜测这个在庄园里到处乱转,似乎在寻找某样东西的贼究竟想要找什么的时候,安泉布置的其中一个监视器很清晰地将贼的目标反应在了安泉的个人电脑上,原来这个笨到家的贼居然找到了一架平时花匠多尼最常用的,用于修剪树枝的梯子。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变得更加的有趣,这个在安泉看来完全不知道想干什么的贼将梯子小心地架在安泉的窗台上,甚至在架梯子的过程中,还摔过两回,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梯子,然后在安泉发现他的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他终于靠近了安泉的窗台,把枪指向了安泉通过全息三维影像投的假象。

????当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安泉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这个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达到接近安泉房门目的的贼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居然是朝安泉刻意制造的假象直接开枪,于是宁静夜晚突如其来的枪声,将整个庄园的人全部吵醒了,甚至贼人自己也被巨大的枪声吓到,很直接地从梯子上摔进了干草堆。不过这样显然是有许多优势的,例如安泉完全没有时间去追查他,同时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之类。

????整个事情真正导致的最大影响,应当是迪梅特拉夫人对安泉的第一次态度改变,听到隔壁枪响的迪梅特拉夫人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拉开了只能从那边打开的门。当看到安泉呆坐在椅子上,而墙上则出现一个弹坑的时候,迪梅特拉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后不论安泉如何解释,迪梅特拉夫人都不相信那个弹坑是安泉自己没事闹着玩弄出来的。

????而安泉显然也无法继续往下解释,难道要说他因为太过无聊,所以一直在看枪击自己的贼人究竟想做什么,这才给了贼开枪的机会吗?

????与枪击事件类似,另一件女佣投怀送抱的事件同样充满了喜剧效果,只不过过程和之前的事件完全不一样,而效果也显然有明显的差异。

????相比安泉一直当笑话看,同时也一直没放在心上的贼人枪击事件不同,女佣投怀送抱栽赃陷害的计策,可以说是基本成功了,利用的当然是安泉对环境的不熟悉,以及天下所有男性具备的好色品质。

????故事在许多电影中都看到过,无非是一个颇具姿色的女佣在一个夜晚偷偷潜入到安泉的房间,显然女佣的潜入技术远比那个贼强得多,然后不管安泉是什么反应直接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挤到了安泉床上,在安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大叫和非礼。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知道内容后真正相信女佣的人也几乎没有,毕竟相信一个像安泉这样的男人居然会将一个容貌怎么说来都很普通的女人拖到自己房间,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的,因此大多数庄园里的人更愿意相信安泉和女佣私通的说法。

????当然,故事本身并不值得关注,因为真正值得关注的,是迪梅特拉夫人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案。在没有向安泉询问任何事件内容的时候,迪梅特拉夫人就很直接地将女佣驱逐出了庄园,甚至驱逐出了整个锡耶纳,因为没有任何人敢再雇佣她了。

????显然,安泉非常满意这样的处理结果,而这当然也直接导致了安泉在与迪梅特拉夫人相处时,脸上的表情开始生动了许多。

????浦东新区上海中国

????在安泉与新任当事人的关系开始亲密和暧昧,逐渐开始有所进展的时候,远在上海,负责安排安泉这个任务的安吉尔和夜狼也开始有了进展,一直没有接触过,但却一直知道对方存在的两个人,终于就这个任务本身,通过全息视频的方式进行了半正式的接触。

????“夜狼兄,久仰大名了。”

????安吉尔用中文很有武侠韵味地说道。

????夜狼谈然一笑,说道:“天使羽翼的威名,在整个欧洲是人尽皆知的,要说久仰大名的人,恐怕是我吧。”

????“夜狼佣兵团在整个佣兵界,也有极高的声誉,夜狼大哥你也是最有名的佣兵之一了。”

????安吉尔很客气地说道:“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手里也会有相同的委托呢?”

????“委托?”

????夜狼在弄明白安吉尔找他的目的后,稍稍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原来安吉尔小姐找我的目的,是询问贝尼尼家族委托的事情,看样子安吉尔小姐确实对安泉是情根深种啊。”

????“情根深种?什么意思?”

????安吉尔疑惑地问道,毕竟对她来说,汉语水平远没有进步到能够听懂所有成语的境界。

????夜狼显然发现了自己的问题,笑了笑,解释道:“就是说安吉尔小姐对安泉非常在意的意思,我想这一点安吉尔小姐不会否认吧。”

????“当然不否认,”

????安吉尔在夜狼的面前非常大方地说道:“我爱安泉,也愿意为他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

????夜狼叹了口气,似乎并不想就这个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沉吟了一下后,转换话题说道:“安吉尔小姐这个时候找我,居然是为了贝尼尼家族委托的事情,难道事情有了新的变化吗?”

????提到委托,安吉尔很快恢复了正常,用相对有些公式化地语气说道:“虽然委托者各不相同,但我想我们的委托者目的都是一致的,无非就是保障迪梅特拉.贝尼尼夫人在遗嘱公开前的安全问题,现在既然安泉己经接手了这个任务,我想这位美丽的西西里女子的安全问题,我们完全不用再考虑了,我想与夜狼先生商谈的事情,是关于这次事件的委托费用的问题。”

????“委托费吗?”

????夜狼疑惑地反问道:“你所说的委托费具体指的是什么?”

????安吉尔微微一笑,说道:“看样子夜狼先生并不愿意与我共享所有这些资料啊,否则怎么会将委托费看得这么简单呢?”

????夜狼再次皱了皱眉,然后掉了句文,很客气地说道:“确实不知安吉尔小姐语意所指,不知小姐能否明示。”

????安吉尔这次完全明白了夜狼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简单来说吧,夜狼先生对这次三个雇佣者一共三千五百万欧元的委托金如何进行分配呢?”

????夜狼终于大笑了起来,似乎很开心地说道:“一共只有三千五百万吗?我可不相信安吉尔小姐的委托费也是给的具体数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委托安吉尔小姐的人,委托费的付予方式,应当是在继承遗产后,按遗产的总数提成吧,不知是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一点三呢?”

????安吉尔也笑了起来,认真地说道:“这么说来委托夜狼先生的人和夜狼先生结算的方式,也同样是遗产收益的提成了,不知道你这边谈的百分比又是多少呢?”

????夜狼摇头叹了口气,稍稍停顿了一下后才说道:“是啊,留下了超过五十亿欧元的遗产,但却没有真正指定合法继承人,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想要争夺这份遗产,也难怪有这么多人开出这么高的价格来保障迪梅特拉.贝尼尼夫人的安全。”

????“嗯,确实如此,”

????安吉尔附和道:“在最初接到这个任务时候,我就很奇怪为什么委托保护贝尼尼夫人安全的人,居然会是表面上看起来最不可能的那个人,但随着事情的逐渐清晰,我终于明白了整个过程是怎么回事。”

????“确实有些让人想不到的地方,”

????夜狼笑道:“不知道给我们赚钱的安泉,是不是能够确切地找到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可以获得超过三千五百万欧元的收益,难道不是吗?”

????“当然是这样,这显然也是我找夜狼先生商议的原因,”

????安古尔说道:“既然夜狼先生对整个事情的了解程度和我完全一致的话,我想夜狼先生一定明白为什么今天我想找你的原因。”

????“当然,当然,”

????夜狼的神色稍稍有些收敛,认真说道:“我们都无法确定究竟三方中的哪一方最终会得到最大份的利益,虽然对我们来说,获得最大收益的方式应当是三方都能够得到足够的收益,但这种希望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因此我想安吉尔小姐是想我们双方进行合作吧,毕竟真正帮我们在赚钱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而且和我们的关系都比较不错。”

????“完全正确,和夜狼先生交谈真的很愉快,那我想我们必须深入讨论一下利益分成的方式了,我这边谈好的佣金是对方能够得到的遗产总值的百分之零点三,如果这个佣金的数目低于一千五百万,则按照一千五百万欧元来计算。”

????安吉尔很轻松地打出了自己的底牌,然后等夜狼摊牌。

????“看样子天使羽翼毕竟是天使羽翼,有名气的公司远比没有名气的公司佣金来得高,”

????夜狼没有做任何考虑,轻易地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说道:“我们一共接了两个委托,谈的佣金都是所得遗产总值的百分之零点二,而如果按这个计算时佣金的数量低于一千万,则按照一千万欧元来计算。”

????安吉尔微微一笑,对夜狼的坦白非常满意,因为这些都与她所得到的资料完全一致,稍稍沉吟了一下,安吉尔说道:“既然如此,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讨论安泉任务结束后我们收益分成的方式了。”

????“女士先请。”

????夜狼很客气地说道:“安吉尔小姐有什么样的计划呢?”

????“由于天使羽翼在之前就己经保护当事人超过三个月,因此我的意思是,整个任务的收益,我们三七开。我们取七,你们得三,毕竟你们只是抬逢其会罢了,整个过程并不需要考虑太多的复杂问题。”

????安吉尔用专业的谈判方式,很认真地说道。

????“哈哈,”

????夜狼大笑起来,很不客气地说道:“安小蛆难道认为我夜狼是徒有虚名吗?从可见的收益本身来说。我们占据了三千五百万中的二千万,即使按照这个比例来进行分配,我们也应当占到整个收益的六成,加上我们的委托人可是现在活着、有着个人资产直接调配权的人,因此我认为三七开的形式我们可以保留,但分配的方式要调换一下,我们取七,你们取三。”

????“显然我们之间的想法差距过大,”

????安吉尔说道:“再去讨价还价似乎意义不大,直接采取折衷方案,各取五成如何?”

????“五五分成吗?”

????夜狼考虑了一下,说道:“接受倒是可以,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不知道安吉尔小姐是怎么考虑的?”

????“能接受的话就好,至于夜狼先生所说的关键问题,不知道具体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安泉在整个任务执行过程中的佣金支配,是由安吉尔小姐来负责,还是由我们公司来负责呢?”

????安吉尔稍稍考虑了一下,很认真地说道:“显然,我们都不需要负责,从我的角度来说,安泉为天使羽冀执行任务,是理所应当的,而从夜狼先生的角度来说,安泉为公司出力,也是理所应当的,既然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执行任务都理所应当,那为什么还要考虑所谓的佣金呢?”

????夜狼吸了口气,小心地保持自己的表情不产生较大变化,先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最毒妇人心”然后才小心地组织语言说道:“既然如此的话,我想我们就照五五分成的方式来平摊利益吧,相信这也是最佳的方式。”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说完,安吉尔很放松地笑了笑,然后切断了与夜狼的全息对话,目的己经达到了,再继续谈下去显然己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而线路另一边的夜狼,显然有同样的看法,因为在安吉尔切断通话的同时,夜狼也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