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守则第一百五十二条:保镖大多数时候,都必须在接到任务的第一时间处理好相关事务,开始任务的执行,不过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这一点也是可以变更和商榷的。

????静怡生态别墅区A七号浦东西南上海中国

????“那里的空气,似乎能穿透你的心扉。”

????在清晨的花园里,安吉尔闭上眼睛,神情专注地对着安泉和邵英齐说道:“这句话是十九世纪的英国诗人勃朗宁的夫人在她日记中写到的,那里和这个花园一样有着清新的空气,而合适的温度、阳光下的蓝天白云、色彩鲜艳的墙壁、深绿色的百叶窗、深红色的屋顶则是这里所没有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希望这次能够去那里,不过……”

????“安吉尔,虽然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仍然拥有拒绝这个任务的权利,我这次刚刚休息了不到三个月,我拒绝在休息计划结束前讨论任何与工作相关的事情。”

????安泉没有给安吉尔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很直接地打断了安吉尔梦幻般的描述,一边伸手在邵英齐已然凸起的腹部轻轻抚摸着,一边说道:“而且我想今年都陪在英齐的身边,没有出门的打算。”

????邵英齐用幸福地眼神看了安泉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安吉尔,微微耸肩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却没有说话。

????“拜托,安泉,你上上个月说的是休息不到一个月,上个月说的是休息不到两个月,现在你告诉我休息不到三个月,不要每次用同样的话来敷衍我好不好,”

????安吉尔脸上己经没有了刚才的专注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说道:“这个任务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现在虽然有人在保护,但效果不佳而且我们的客户脾气很大,你推托的这两个月里,己经换了五批人了。”

????安泉抬头看了看天空的一抹韵红,然后回头深情地注视着邵英齐,站起身说道:“英齐,我们去散步吧,清晨散步是很有好处的,”

????顿了顿续道:“今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安泉……”

????安吉尔接近暴走,怒吼道:“你会为你这两个月的做法付出代价的,我一定要……”

????“宝贝,慢一点,”

????安泉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小心地将邵英齐扶起来,无奈的邵英齐只好冲安吉尔做了个抱歉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开始了每天两次的例行散步。

????在楼上睡觉的水晚照翻了个身,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嘟囔道:“吵死了,安吉尔姐姐又开始大吼大叫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嘛,这么久,每隔几天就会来一次,真是烦啊!”

????于是,上海邵英齐家新的一天,就在安吉尔暴走的怒吼声中开始了。

????康卡小镇公路锡耶纳东南一百二十里托斯卡纳区意大利欧洲

????迪梅特拉夫人凝视着车窗外如地中海般的湛蓝天空,宁静山丘上广布着如碧波般起伏的麦田、挺立如伞的柏树像一个个符号点缀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公路,被烈日折磨了一整个夏天的牛羊也开始沐浴在秋天温暖却不显灼热的阳光里,随意地四处闲逛,山间散落了朴实的石头房子,乡村之间点缀着教堂、美术馆和若隐若现的中世纪风情。

????在乡村公路的尽头,车子灵活地转向东南,接下来视野所及,到处是大片的葡萄园、开满罂粟花的田野和阳光班驳的山丘,在盛产橄榄、葡萄酒和肥美草地的托斯卡纳,这样的美景似乎是无处不在的。

????借着射入车厢的仲秋朝阳,迪梅特拉夫人从侧面看上去,更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像,一尊足以吸引所有人目光的雕像,清晰完美的脸部轮廓让迪梅特拉夫人脸上似乎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芒,深蓝色的眼珠和高挺的鼻尖似乎是被镶嵌在了她的脸上,配合着自然卷曲的金色长发,以及微微有些忧郁的神情,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从心底深处泛起呵斥爱怜的冲动,包括坐在她身边刚刚上任不到两个星期的女保镖。

????“夫人,”

????女保镖很小声地说道:“与普蒂尼医生预约的时间是十点半,我们现在出门似乎稍早了一些……”

????“没有关系,卢苏,车开慢一点,我想先去那里。”

????略显深沉沙哑却有着无比磁性的嗓音在车厢里响起,迪梅特拉.贝尼尼夫人用蕴含淡淡哀伤的语调说道:“虽然他己经离开我快两年了,但我还是忘记不了他。”

????名叫卢苏的司机点了点头,熟练地纵着驾下的宝莱加长型汽车转到了一条更加窄的公路上,高超的技巧和对道路的清楚把握,甚至没有让后座的人感受到有任何的颠簸,而小路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似乎是从中世纪时代就已然存在的墓园。

????虽然每天都要转上两次,但晨雾中的花园和小湖却仍然让邵英齐迷恋喜爱,清晨和黄昏散步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是邵英齐自前夫离世后最钟爱的活动。

????回想着几年前刚搬到这里的时候,自己每天清晨从温暖中清醒过来,然后与前夫来一次蚀骨消魂的热烈,洗完一个鸳鸯浴后再沿着脚下的小路慢慢闲逛,那种温馨在谢飞凡意外身亡后,显然己经无法再次拥有了。

????不过自从安泉闯入了邵英齐的生活世界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发生了改变,虽然安泉极少陪她散步,也不会有太多时间温存地陪她洗澡,而这几个月来考虑到她现有的情况更不可能每天来一次激烈的床上大战,但那种幸福的感受却似乎比以前来得更加强烈。

????转头看了看给自己带来太多改变的年轻男子,邵英齐幸福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她的脸上,配合着初升的朝阳,没有任何人会去猜测眼前这个幸福的孕妇究竟有多大的年纪。在安泉早有准备的坐垫上轻轻坐下,邵英齐说道:“安,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安泉像照顾一个瓷器娃娃一样小心地注视着邵英齐,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说话,职业的惯性让安泉保持沉默。

????“安吉尔似乎很希望你去执行意大利托斯卡纳的那个保镖任务,昨天晚上夜狼大哥也给我打过电话了,这个任务似乎是比较要紧的。”

????邵英齐温柔地说道:“虽然我并不清楚这中间究竟有些什么样变故,但我想既然任务这么要紧,你还是去一趟吧,听安吉尔妹妹的意思,似乎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我现在一切都稳定,等下个星期可能还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你……”

????“我想多陪陪你!”

????安泉皱了皱眉,平静地说道。

????“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来陪我的,”

????邵英齐微笑着说道:“我又怎么会舍得让你离开,不过既然有工作,就先把工作完成,等工作结束后再陪我也来得及的。”

????“那……”

????对于整个事件的把握,安泉显然远比邵英齐要清楚得多,稍稍为难了一下后,安泉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交待一下,让晚照和婉盈平时多陪陪你,平时要多散散步,公司的事情,也不要太累。”

????“好,都听你的。”

????墓园康卡小镇锡耶纳托斯卡纳

????“大卫,我来看你了。”

????在数千公里外的意大利,那个年纪与邵英齐相若的意大利美女站在一块墓碑前,喃喃道:“你知道吗?在你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我遇到了很多麻烦,我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变了样子。托马斯管家似乎总在暗地里监视我,多尼也不再专心照料园子里的花草了,卢苏忽然很喜欢去你的书房看书,而芬尼这个星期己经打碎三个花瓶了,普蒂尼医生不停地推荐我去做全身检查,瓦尔登律师每次都要跟我解释你对公司授权的事情,还有桑普、瑞姆斯和吉格,他们似乎也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虽然我每周都要去公司一趟,每次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但他们似乎己经变样子了。”

????“大卫,我不知道你究竟给我留下了什么,我只是想向上帝祈祷能够让你回来,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现在我身边的一切,都己经完全走样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迪梅特拉夫人略微有点哽咽,喃喃道:“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回到我的身边,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实现,但我每天仍然衷心地向上帝祷告。”

????坐在驾驶座上的卢苏微微一笑,非常满意地将偷听到的声音录了下来,想到每卷录音带能够换到五万欧元,卢苏就想大笑出声。相同的录音带被翻录三遍后分别寄给三个不同的信箱,然后自己的帐户上就会突然多出五万欧元,而所有这一切只靠一套很普通、售价不会超过五百欧元的窃听装置就可以弄到。这样幸运的事情,显然不是每个给有钱人开豪华车的私家司机都会遇到,难道不是吗?

????“夫人,已经九点了,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就赶不上普蒂尼医生的约会了。”

????女保镖非常尽职地提醒沉浸在悲伤中的女主人,认真地说道:“我们离锡耶纳还有近一百公里,而你的专职司机似乎并不喜欢开快车。”

????迪梅特拉夫人神情哀伤,似乎并没有听到女保镖的话,仍然在小声地喃喃自语,声音细微得连两米处的女保镖都听不清楚。女保镖似乎也习惯了主人的这种态度,良好的职业素养并没有让她有任何不应当有的情绪,而是继续忠实地站在旁边,全神防备着附近环境的异变。毕竟对于女保镖来说,她要做的事情是保护当事人的安全,而非干涉当事人的行动。

????再过了十分钟,一直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女主人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眼角似乎还有一丝小心擦拭过的泪痕,语调低沉地吩咐道:“我们回去吧。”

????在女保镖尽职的保护下坐回到防弹加长的宝莱车中,迪梅特拉·贝尼尼夫人吩咐道:“回家,打电话给普蒂尼医生,就说我想取消今天的约会,并且以后也不想进行任何形式的身体检查,因为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很健康。”

????比保护最重要的当事人还要谨慎一百倍的安泉小心地扶着邵英齐回到家里的时候,安吉尔正在客厅和水晚照互扔抱枕。

????“吉尔,你太过分了,每天早上都要把我吵醒,都说了美女最需要的就是充足的睡眠,你自己不睡也就算了,为什么非得把我吵醒呢?”

????水晚照一边将手里的两个抱枕砸向安吉尔,一边怒气冲冲地吼道:“每个星期都要发生两三次这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生什么气嘛?”

????安吉尔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每天要上班还想睡懒觉,实在是太对不起邵姐给你的工资了。”

????“你知道什么嘛,我的工作就是陪着邵姐,我是邵姐的特别助理,根本就不用去公司上班下班那么麻烦,跟你解释了好多回,为什么你就是记不住呢?”

????水晚照吼道:“我看根本是你太无聊了吧,每次把我吵醒的时候,都是你不用去训练上课的时候,真的很搞不懂你,跑中国来当模特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去什么模特学校当教练,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

????“当然是想怎么赚钱啊,我可比不上你有一个当官的老爸,也比不上邵姐有一家赚钱的公司,我是必须努力赚钱的,不然我拿什么买最新款的时装呢?”

????安吉尔很认真地说道。

????刚刚进门的安泉正好听到了安吉尔的诉苦,如果不是一直训练有素加上性格本身是不苟言笑的话,安泉一定会大笑出声,毕竟现任天使羽翼的首领,旗下至少拥有五家跨国集团公司和超过三千五百名雇佣军的安吉尔大小姐在水晚照面前哭穷,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看都是很荒谬的。

????安泉推门的声音显然惊动了正在斗嘴的水晚照,看到安泉小心翼翼的姿态,水晚照几乎立刻从心底泛起一股酸意,这几个月来,安泉几乎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邵英齐身上,虽然晚上仍然经常会在邵英齐睡着后偷偷上水晚照的床,用男性的本能满足水晚照日益强烈的生理需求,但那种从心底深处体现出来的关心和热切,水晚照却是从来没在安泉那里感受过。

????厨房的门在安泉进屋的同时被打开,蒋婉盈柔美的声音传了过来:“邵姐,你们回来了啊?那准备吃早饭吧,今天炖了黑豆老鸭汤,我四叔说这个最补了。”

????然后安吉尔清脆的声音很直接地提醒了还有吃醋的水晚照:“晚照,别闹了,快去帮婉盈姐的忙,收拾一下餐桌吧。”

????水晚照耸耸肩,很快将不愉快的感觉扔到了一边,开心地朝厨房走去,毕竟已经共同生活了近一年的时间,水晚照早就将最初对邵英齐的敌意化成了尊敬,现在只是略微有些嫉妒邵英齐凸起的肚子罢了。

????早餐结束后,邵英齐照例回房小睡,虽然一开始邵英齐并不愿意养成这样的习惯,但习惯一旦养成后,她却很认真地在执行,两个月的饭后小睡生活让邵英齐比之前重了十几斤,但显然邵英齐并不是很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凸起的腹部已经开始影响她每晚和安泉的生活了。

????将手从邵英齐的身下抽出,安泉略微有些迷茫地看着邵英齐,然后同样有些迷茫地离开了房间,摇了摇头,安泉决定不去考虑眼前杂乱如麻的现状,转而将所有的心思放到了安吉尔提到的任务上。既然已经答应了邵英齐先去完成任务,安泉理所当然开始规划起来,对一名合格的保镖来说,完全专注于眼前的工作,是最基本的职业能力。

????爱斯丁私人医院锡耶纳托斯卡纳区意大利欧洲

????“嘭……”

????一声巨响从医院的院长室传了过来,声音大得似乎整个医院都能够听到,不过相比病人的惊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显然要有经验得多,甚至有些尽职的护士还小声地安抚身边的病人:“不用担心,应当是院长室里放资料的架子倒了,马上就没事了。”

????而此刻的院长室里,被称为私人医院最宝贵的财富之一的病人资料夹,被怒气冲冲的普蒂尼医生扔得满屋子都是,而一直靠墙而立的巨大资料柜已经被他用暴力掀倒在地,刚才的巨响显然是柜子落地时所发出来的声音。

????“我一定要成功,狗屎,我一定要成功,那个女人为什么忽然精明起来了?”

????普蒂尼医生用力扯开自己的领带和衬衣,完全不去考虑他身上价值三万五千欧元一条,源于东方的真丝领带和价值七万四千欧元的同品牌衬衣,是他自己最喜欢的几套衣服之一。

????再次将手中一个个的病人资料夹砸向对面的墙壁,在持续胡乱发泄了近二十分钟后,普蒂尼医生慢慢平静了下来,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办公室和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衬衣领带,哈桑·普蒂尼医生拿起了手过的内线电话。

????“雪莉,你进来一下,我的办公室又要麻烦你收拾了。”

????普蒂尼尽可能地保持自己语气的柔和,缓缓说道:“顺便帮我把今天和明天的预约全部取消,我要去一趟佛罗伦萨找我的一位老朋友,明天才会回来。”

????“好的,院长。”

????院长助理,年轻的雪莉小姐语调平静地说道:“那今天与迪梅特拉·贝尼尼夫人的预约……”

????“那个预约刚刚取消了,”

????普蒂尼的声音低沉,慢慢说道:“之前所有的计划全部推迟,相关的仪器和药品封存备案。”

????“是……”

????半个小时后,普蒂尼医生驾车离开了医院,锡耶纳最着名的私人医院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雪莉小姐望着办公室里散乱的病人资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