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1今天晚上睡这里吧

????“小妹妹,我今年才二十岁,看你这样子十四了吧,要叫我姐姐知道吗?”女人尽力维持自己的形象,对于风沫茵那同情的眼神视若无睹。

????为了能够见他一面,她忍!

????等她做了景漓的女人,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下这个臭丫头!

????啧啧啧,强!这得多厚脸皮啊,她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这个女人还能忍下去,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能忍的。看看都成忍者了!

????“可是我看着你就是像阿姨啊。阿姨,你有什么事吗,没事有就先进去了。”

????啧,变小了就是有好处,可以无所忌惮的扮嫩。

????“小妹妹,这里面的是你什么人啊?”

????风沫茵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是奔着房间里的人去的。只是是哥哥呢,还是景漓?不过看这女人的样子,应该是后者吧。

????哼,又是一个爱慕虚荣,妄图出卖身体换取利益的笨女人!

????“是我哥哥,没事我进去了。”

????风沫茵撂下一句话,也不管身后女人是个什么表情,打开了房门。

????在看见两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虽然脸上都是布满寒霜,可是没有动手,她也就放心了。

????“哎,小妹妹,等一下。”

????风沫茵正准备关门,就看见一只白皙的手挡在了门和门框之间。

????这个女人还没有死心!

????风沫茵清冷的小脸一寒,半眯着眸子,松开了关门的手。

????不耐烦的瞥了眼不请自进的女人,走到风霖戈身边坐下。

????她最讨厌这种人了!

????风霖戈见妹妹进来首先就朝着自己走来,坐在自己的身边,阴郁的心情顿时阳光普照,挑眉,看向景漓的眼中满满的挑衅意味。

????景漓的脸立马黑了下来,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茵茵,过来这里。”

????景漓瞥了眼跟着风沫茵进来的女人,眉头微皱,这个女人是谁?又看见风沫茵清冷的小脸,不悦的神色,看向女人的眼闪烁着寒光。

????最好她没有对茵茵做过什么,否则他不会放过她的!

????“我坐哥哥身边就好了。”风沫茵恹恹的静坐着,瞥了眼景漓,在他看过来的瞬间又收回视线。

????哼,长着一张妖孽脸,怪不得这么吸引女人,虽然她现在还不能肯定对他的爱多么深。可是一想到有人在惦记着自己的男人,心里就忍不住的发酸。

????“净会招蜂引蝶。”她小声的咕哝着,语气中有些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醋意。

????但在座的两人都是练家子。一个个耳力惊人,她小声的咕哝自是被两人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耳朵里。

????风霖戈本来还对于妹妹拒绝景漓而心情愉悦,又听见她小声嘀咕,微微勾起的嘴角僵了下来。

????他一直以为妹妹是迫于景漓的威胁才会跟他在一起,可是先来看来,妹妹也是喜欢景漓的吧。

????景漓闻言,潋滟的凤眸瞥向垂着眸子不知道又在想什么的风沫茵,性感的薄唇弯了弯,充满诱惑。

????一直被忽略的女人,双眼放光。

????极品啊!以前一直是在杂志报道上看见这个男人,现在见了,真人简直比杂志上的还要魅力十足。

????妖孽的容颜,寒冷的气质,完美的组合在一起,让人移不开眼,这才是魅惑的男人!

????“景总,我是飞跃公司的大小姐秦思燕,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你。”

????秦思燕热情似火的扭动着水蛇腰,自以为十分妖娆的坐在了景漓的身边的椅子上。

????眼中的爱慕毫不掩饰。

????风沫茵因为秦思燕靠近景漓,秀美的眉头一皱,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廉耻。那是她的男人啊,口胡!

????风霖戈此时是乐的看戏,虽然已经跟他达成协议,可是现在嘛,他的身边烂桃花倒是不少,妹妹跟他在一起不得整天的帮他清理烂桃花吗?

????他倒是想看看接下来他会怎么做,若是他不满意,那个协议也许他会考虑作废的。

????一个连自己的烂桃花都得自己喜欢的人来打理,这样的妹夫他还是觉得不要最好。

????景漓自是瞅见了风霖戈看戏的目光,俊美的脸布上一层寒霜。

????鼻尖浓浓的香水的味道刺鼻,景漓不禁皱起了眉头,声音似寒冬的冰雪,冷彻入骨:“谁让你坐在这里的?”

????秦思燕脸上绽放的如同娇艳的花儿一般的笑容瞬间冷凝。尴尬的鼓动着嘴角,咯咯笑了几声。

????“景总,您真会说笑。”

????“出去。”

????“景总……”

????“远山,将这个女人丢出去!”景漓的耐心已经被磨平了,不耐地唤着远山的名字,就是之前的司机。

????远山听见景漓的声音,稳健的从门外进来。

????看着房间内多出来的一个女人,眼中有迷惑,但瞥见自家老板阴沉的脸时,即使他再笨也明白了,又是一个找死的的女人。

????他只不过是上了一趟厕所的时间,没想到就让这个女人钻了空子。打扰了老板和风小姐他们,二话不说,上前抓着秦思燕的手腕将她从椅子上提起来。

????远山人如其名,长得很是魁梧,力大无穷,除了是景漓的司机外,还兼职保镖。

????此时毫不怜香惜玉的扯着秦思燕,不能让这个女人破坏了老板的心情,否则他这饭碗可就不保了。

????所以下手也很是干净利落,仿佛被粗鲁对待的不是一个女人一样。

????“放手,放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飞跃集团的大小姐,你这么对我,小心我告诉我爸,让你没办法在锦澜县混下去!”

????秦思燕被粗鲁的从椅子上拉起来,狠狠的甩这攥着她胳膊的手。

????也不管什么淑女形象了,大声的吼道。

????混蛋,敢这么对她,她会让他知道她不是好惹的!景漓她不敢动,难道以她爸爸在锦澜县的势力还不能对付一条狗吗?

????风沫茵早已经看呆了!这还是她以为的蛇蝎美人吗?出门忘带智商了吧?啧啧啧,就这水平,真是跟她说话都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她咋不说她爸是李刚呢!

????“阿姨,好走不送。”

????风沫茵也没有什么耐心了,看猴子耍戏吗?浪费时间。

????“你,你……”秦思燕被远山扯的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又听见风沫茵讽刺的嘲弄,该死的臭丫头!

????“景校长,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呢。”风霖戈戏谑的靠着椅子,俊美温润的溢着笑容,对景漓的做法很是满意。只要对待妹妹宠溺无边就行,其他的女人,就该这么对待!

????“大舅子可还满意?”景漓挑眉,红唇轻启。

????对于这个称呼似乎越来越能够接受了,啧,真是魔怔了。微眯的眼眸看向一旁的风沫茵,为了她自己可是尽力的讨好他哥哥呢,要讨点儿福利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