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大多在冬天,但他们却在一个热夏举办了婚礼。今年的帝都夏天格外的热,陆悠穿着薄纱小裙子汗也不觉从脸上滴落下来。

????霍邈这样怕冷怕热的人还穿着单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倚着车门等她。

????陆悠从田村的兴趣班出来,便看到了霍小喵。他像吃了防腐剂一样,到这个年纪都还如年少一般俊朗高瘦。

????“我们去哪?”

????“你想吃什么?”他问。

????每年结婚纪念日,霍邈都会带自己去吃米其林,今年她干脆任性,“要不我们回趟江里吧。”

????他怔了怔,随后回答:“好。”

????江里离帝都不远,不到几个小时就到了。到时已经是夜晚,夜空挂满繁星。

????车停在羊肠小道,陆悠说:“这里没人。”他们停下,从后备箱拿出两罐啤酒,坐在车顶上喝着。

????霍邈极少喝酒,酒量却很好。陆悠总是喜欢没事喝两口,可酒品依旧很差。

????她喝的半醉半醒,靠着霍邈的肩数天上的星星。从儿时开始,她的计数能力就一直很好。

????“199”

????“200”

????“悠悠姐。”霍邈拍拍她的后背。

????她睁着湿漉漉的眸子对上他,她生活鲜少有不满亦或是悲伤,所以到了40的年纪眼波还是如此清澈纯真。

????她捏住霍邈的脸,“怎么了?”

????“困了么?”

????“不困。”她睁着滚圆的眼睛看他,实在是很可笑。

????霍邈将毯子披在她的肩上,问:“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陆悠说:“记得呀。”说着说着,她就笑了,“那个时候,你还是小不点,蹲在地上捡棋子呢。”

????“悠悠姐,告诉你个秘密。”他附在陆悠的耳边,“其实我是故意的。”

????“哈?”

????“故意让你看到我被欺负的样子。”

????他那个时候,故意地撩拨了二虎他们。

????“为什么?”

????“因为我同桌告诉我,你打架很厉害。”他笑了,从未笑得如此开心。

????“吼,原来我们遇见不是偶然啊。”她呛了一声,咯咯地靠着他的肩膀笑了。

????“对了,田村送你的。”她吧口袋里的小盒子给他。霍邈打开盒子,里面是蝴蝶标本。

????他凝睇了一会,突然眼角攒了几滴泪。父母离婚,田村和他分别的那个晚上,他桌子上爷爷送的蝴蝶标本突然不见了。原来,田村一直收着。

????“小喵不哭不哭。”陆悠的脸红红的,她眼尾上挑,眸里载着江湖气,

????“你悠悠姐保护你一辈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