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联系发消息的张震,问他知不知道缪以秋现在怎么样了,在哪个医院。

????只是他没想到,刚到医院还没问在哪个病房,就看到了季岚捧着一个大箱子经过,那个箱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她捧得并不轻松。

????季岚觉得手上突然一轻,才发现箱子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接了过去,愣了一下问道:“你是?”

????叶正谊对着她笑:“阿姨,我是以秋的同学,小的时候还见过您呢?知道以秋住院了,来看看她。”

????季岚一开始并不喜欢有人来找缪以秋,总是不放心,后来就改了,只觉得,有个认识的人,来找她说说话,也是好的。两人一同到了病房,发现缪以秋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站在窗前,缪裘卓站在她身边,季岚放柔了声音喊了一声:“以秋?”

????缪以秋转头,目光落在了叶正谊的身上:“你怎么来了?”

????叶正谊把箱子放在了桌子上:“听说你住院了,就想着来看看你。”她垂下了眼帘,语气平淡而没有情绪:“我没有什么好看的。”

????叶正谊的鼻子发酸,忽视了站在这里缪以秋的父母,道:“怎么会呢?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比你,更好看、更值得我看的人了。”

????一旁的季岚因为这话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这个小伙子。却发现他只是专注的看着缪以秋,那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让她鼻子发酸,几乎落下泪来。

????缪以秋不可置否的笑了一声,转开了头:“你真是个,不可理喻的人。”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从来都是说不过你的,我早就知道了。”

????季岚转头,和缪裘卓的目光对视,而后一前一后走出了病房:“你知道这个年轻人他叫什么吗?看上去很喜欢我们以秋的样子,他说小时候见过我,我对他没有印象。”

????缪裘卓沉默了一下,道:“他是市局今年新招的人,叫叶正谊。”

????季岚久久没有说话,好一会才道:“原来是这样。”

????季岚站了起来:“我去洗一点水果。”只留下缪裘卓坐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

????病房里安静了很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叶正谊缓缓上前,走到缪以秋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去看她的伤口,他的动作很温柔,可是缪以秋挣了挣,却并没有挣开。

????突然她觉得手上一烫,才发现是一滴泪落在了她的手上,叶正谊哭了。

????“以秋,你知道吗,从我们认识起,你就是我心中最重的那一块,一直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缪以秋几乎被这样有重量的话压的喘不过气来,她终于抽回了手,有些躲闪道:“你别开玩笑了,我这样连活在世上的价值都没有的人。”

????叶正谊没有去反驳她这句话,只是道:“你知道吗?我们两做同桌的那段时间,要不是我的同桌是你,我今天肯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他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我那个时候还小,却总觉得人生特别绝望。”

????缪以秋不动了,就这么听叶正谊往下说:“我妈妈,马上就要把我卖给她的嫖客了,也只有每天在学校里看到你,我才觉得,人生不是没有希望的。你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总是特别热情的给我补课,补了整整一年,一天都没有忘记过。我的成绩进步了,你比自己考了第一名都要高兴。”

????“我就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别人没有要求过的事,就这样做了一整年。”

????缪以秋突然笑了:“我当时一直都是第一名,有什么好高兴的,而且,你当时要是这么说,我肯定不会继续做了。”

????叶正谊跟着她一起笑:“所以我从来不说,我忘记了,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谢谢你。”

????“你也真是够奇怪的,同学之间,互相补课的多了去了,也就只有你,记了那么多年。”

????“我本来就是个奇怪的人,你不止帮助了我,你还改变了我整个人。”叶正谊哽咽了一下:“以秋,真的,我真的特别感恩,当时你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我现在有时候想起来都后怕,我要是没有遇见你,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点都不敢去赌,世上还有没有像你一样的第二个人,会有幸被我遇见。”

????“所以,你千万不要说,你活在世上没有价值,”说着他又道:“我觉得我这条命,还是很有价值的,你不知道,我以后想要做的事可多了,我说给你听,你要记得,以后我如果帮助了每一个人、救了每一个人,里面都有一份你的功劳在里面。”

????季岚端着一盘水果进来的时候,发现叶正谊站在桌子面前,正从箱子里拿了一张张光碟出来,旁边还放着一些,正举着手上的对缪以秋问道:“《这个杀手不太冷》这么老的片子你都有。”

????缪以秋道:“这是当年在B市上大学的时候收藏的。”

????大学曾经有一段时间,缪以秋特别喜欢经典电影,原修就买了很多,等她回家的时候,两人一起偎依在沙发上,看一部电影,窗外的广玉兰更是开的温婉,缪以秋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个微笑。

????见了这个微笑,叶正谊不由一怔,把它放到了病房的放映仪里,而季岚捂着嘴,又慢慢的走了出去。

????叶正谊不是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只是过去了很多年,他已经记不太清了,此刻却依旧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和影响。他时不时转头去看缪以秋,却发现她看的比自己认真的多。

????剧情渐渐前进,玛蒂达对着里昂问道:“生活是否永远艰辛,还是仅仅童年才如此?”,“总是如此。”

????他的心里突然触动了一下,再一次去看缪以秋,突然喊了她一声:“以秋。”

????“什么?”

????“你哭了。”

????缪以秋一摸脸,果然摸到了一片冰凉。

????电影的最后,里昂中枪去世了,可是玛蒂达还活着,而且会一直活着,就像缪以秋曾经听过的一句话一样: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由苦难组成,只不过每个人的苦难不一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