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吧。”

????“妙妙你怎么回事?电话不接信息也不回,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情在外面玩……”

????“死丫头快回来,你是要气死我吗!”

????“你这臭丫头到底干嘛呢!要不是你朋友圈微博都有更新,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廖家对妙人已经有些不满了,未婚夫生气不只的躺在床上,她竟然还有心情在外面旅游。

????妙人想到什么,连忙翻起自己的相册。廖重羿不爱拍照,少数的几张还是她硬逼着他才愿意拍合照。

????没有,相册里没有他。本该是合照的那几张,上面她对镜头笑的灿烂,但身边明显空出一个人的位置。

????“对不起”廖重羿看着她苍白的脸很愧疚,他道:“我没打算吓你……就是想到这次旅行。”

????他知道她怕鬼,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旅行,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廖重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天他把旅游耽误的紧急工作都处理了。看着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他就在办公室睡了一会儿。

????没想到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一个“自己”躺在沙发上,仿佛陷入沉睡。

????秘书推门进来提醒他该去机场了,但是怎么都叫不醒他。

????廖重羿想告诉秘书自己就在这,但是上前一步却穿过秘书的身体。好像他穿过的是空气,不,此时是空气的是他自己。

????“你……你生病了是吗?”

????身体昏迷不醒,灵魂却在这里。妙人咬了咬唇,声音有些难过。

????“我不知道,如果能回去应该就是生病了吧……”如果回不去,或许就只能永远当鬼了。

????等一下,云微说廖重羿控制了自己的手机,任何人都打不进电话……

????妙人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她听见自己带着颤抖的声音。“云微,你为什么可以打进来电话?”

????电话拿断是云微忽然粗重的呼吸声,她停顿了好几秒钟,才用故作轻松的语气道:“傻妙妙,你自己忘了的呀。”

????我自己忘记了,我忘了什么……

????她订婚那天云微飞回中国,当天夜里就赶回了美国。美国机场附近的一天高速公路,那天凌晨发生了一场连环车祸。

????国内很多朋友都去参加葬礼,可妙人就是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肯出门。在她心里,王云微在美国好好的。不久后她结婚,云微会飞回来给她当伴娘。

????云微的灵魂在葬礼上看到众人为自己送别,唯有妙人不在这个她最放心不下的人。

????本来打算去妙人的身边看一下就去自己应该去的地方,但是有个不怀好意的女鬼盯上了妙人。她不放心,就暂时留下。

????妙人看见云微很开心,别人恶作剧说云微去世了她才不信呢。云微根本就没离开好不好,她一直在她身边呢。

????当时妙人提出要和廖重羿出去旅行时,妙人的父母还很安慰,以为女儿从好友的离世走出来了。

????妙人想起一切,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云微……你……,你现在在哪?”

????廖重羿走到妙人身边,低声道:“她不能滞留人间太久,否则就不能转世投胎了。”

????王云微心里后悔,她就不应该让妙人去和廖重羿去旅行。现在廖重羿这个样子留着妙人身边,他是打算欺骗妙人一辈子吗?

????“你让王小姐放心走吧,我……我不会这个样子缠着你不放的。”廖重羿垂下眼睛,遮住里面复杂的情绪。

????他们真的没有缘分吗?哪怕他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妙人就喜欢上了她。

????这些年廖重羿身边一直没有女孩子,今年廖母安排他相亲时他很轻易就同意了。家人还奇怪他怎么这么轻易就同意了,只有廖重羿自己清楚,因为那些人选里肯定会有妙人。

????两人坐上飞机,王云微打来了告别电话,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空姐过来提示手机必需关机,妙人收起手机倒在廖重羿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在别人眼里,就是妙人一个人哭的伤心,旁边还没有人是个座位。漂亮空姐都有些愧疚了,要不是手机影响飞机航行,她一定不让那位小姐收起手机。

????和前世一样,两个人找到了让廖重羿灵魂回体的办法。

????虽然因为旅行的事情对妙人有些不满,但那是儿子共度一生的人,廖家父母就没有干涉。

????结婚前一个星期,廖重羿陪着妙人飞去美国,到了一个公墓。

????☆、尾声

????这个世界结束后,妙人想起来之前忘掉的事情。她是安妙人,因为和素衣大人的交易穿梭不同世界。

????熟悉的葡萄架,熟悉的藤椅,还是那个风华绝代慵懒而又优雅的白衣女子。

????“没想到你没有记忆了任务也完成的不错”素衣大人满意的笑了,她道:“你的工作做的很好,接下来就是我们交易的最后一点了。”

????“最后一点?”

????安妙人刚刚说完,性子很急的素衣大人又是袖子把她扇走了。

????浑浑沌沌的醒来,安妙人看到一个熟悉的地方。

????低调素雅的欧式风格装饰卧室,墙上是巨大的婚纱照。男人女人看着镜头,幸福的依偎在一起。

????“妈妈,妈妈……”

????小男孩活力十足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也渐渐变大。

????接着就是男人磁性的声音,“葡萄小声点,妈妈可能还没醒……”

????“妈妈醒了!”五官精致的小男孩哼了一声,小老虎似的跳到床上。他扑在安妙人怀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安妙人。“妈妈你今天起的好晚,羞羞脸。”

????安妙人愣了一下,看向成熟帅气的男人:“季漾一。”

????“有个很出名的影后是林瑾诗吗?”

????季漾一好笑的摸摸妻子的头发,温柔道:“睡糊涂了,哪来一个叫林瑾诗的影后?”

????这时素衣大人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白妙人姜妙人安妙人……妙人都是被别人害过的人,妙人都幸福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我当初答应你让你的父亲哥哥活下来,过的幸福。现在想想失去至亲的人怎么都会在心里空一个角落。回到最初的你的世界,也算我答应你的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