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到不行,突然间却对上了台上人那双翠绿色的眼睛,他忽然模糊地想起了一双翠绿色的眼睛,非常的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简辰被忽然涌上的一股熟悉感弄的有些迷惑,正回忆着到底在哪见过,突然间握着的手被拽了一下,他下意识偏头去看。

????虞宁眼眸弯弯,笑容温和秀美,冲他眨了下眼,微微使劲想要将他拽起来。

????简辰这才发现会场里的人正陆陆续续地往外走,只有少数几个想要去找齐默尔曼先生聊天或者是打招呼。

????他起身准备和虞宁一起离开,却被虞宁阻止了。

????“你不去和他聊会儿?”虞宁冲他挤眉弄眼。

????简辰顿了顿,抬头往站在钢琴旁边的男人看了去,却意外地对上了那双翠绿色的眼眸,齐默尔曼正神色淡淡地和围在身边的人说话,尽管是旁边的人在说话,他只偶尔应两声,而且那双宝石似的绿眼睛还时不时地往他们这边瞥。

????这是……认识?

????意识到这一点后,简辰便抬腿朝那边走去。

????看到他走过来,齐默尔曼对周围人说了声“不好意思”,旋即转向简辰,打量的眼神愈发明显,看的简辰都有些心惊胆颤。

????旁边的几个人看到简辰走过来,已经认出了这位年轻的影帝,又见齐默尔曼先生似乎是想和他好好聊聊,一时间心里有些猜测。

????“您好,齐默尔曼先生,我是”他正努力用自己那没怎么用过的兰语和这位兰国钢琴家交流,话没说完就被齐默尔曼打断了

????“你是宁宁的丈夫?”齐默尔曼微微挑眉,语气有些微妙,一口流利到简直和华国人没什么区别的中文听的旁边几人都有些蒙。

????合着人家齐默尔曼先生会说中文啊?那他们刚才还拼命用兰语交流。

????突然被打断,简辰有些意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自然地抛掉了那些见鬼的兰语,用中文说道:“额……是的。”

????齐默尔曼的眼神更加赤|裸了,他瞥了站在下面笑的无比欢快的虞宁一眼,道:“很高兴见到你,简先生,我是宁宁的父亲,奥斯特齐默尔曼。”

????宁宁的父亲?!

????这个消息砸下来简辰都有点懵了,奥斯特齐默尔曼是她的父亲?

????见他懵懵的样子,虞宁险些没笑出声,她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简辰身边,笑容异常甜地叫到:“老爸”

????“你叫我什么?”奥斯特的脸色顿时有些微妙起来。

????“爸爸”虞宁从善如流地改口,看他脸色缓和下来甚至是带着几分笑容后,才说到:“简辰他非常喜欢你的作品,之前总想着去兰国听你的演奏会,但是一直都没时间。这次好不容易你过来一趟,我就带他来了。”

????听完她的话,奥斯特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看向简辰的眼神越来越柔和,甚至是毫不掩饰地赞赏,夸赞道:“嗯,这么说你品味很好,难怪宁宁要和你结婚。”

????虞宁眼眸微垂掩住笑意,她怕自己笑的太明显被父亲记一笔。

????而简辰还有些不大能接受这一切,第一次接触自己非常喜欢的钢琴家,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是自己的岳父,而且一上来就表现的如此……出人意料?

????看出来简辰还有点愣怔,虞宁伸手挽住了奥斯特的手臂,笑道:“行了爸爸,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的作品,这样夸奖他,他会害羞的。”

????“难道我说的不对,他不是很有品位吗?”奥斯特瞥了她一眼,眼中的笑意怎么都掩不住。

????“是是是,他非常的有品位。”虞宁连连点头,她可不想惹爸爸生气。这样一来妈妈就会找她麻烦,而且爸爸还不会拦着。

????正当说话间,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奥斯特看了手机一眼,顿时脸色紧张了起来,拿起手机便匆匆往外走。

????简辰眼睁睁地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一头雾水地看向虞宁,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唔,不知道,不过先跟上去吧。”虞宁伸手拉过他,便准备往外走。

????简辰落后她一步,看着她的背影,忽然问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么?”

????“嗯?”虞宁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原本有些漫不经心,在对上他的眼眸的一刻不由的顿了顿,忽然展眉一笑:“那看你想知道什么了。”

????“今晚我们聊聊天?”简辰抿唇轻轻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了解她的家人,就连她的父母都没有见过。

????虞宁不禁笑了起来,眼角瞥见奥斯特匆忙转回来找他们,收敛了笑意,语气有些沉:“今晚我们未必有时间聊天。”

????果不其然,奥斯特脸色焦急,看到他们后说到:“现在快跟我去医院,你妈妈突然要生了。”

????简辰:……第一次见岳母竟然是在产房外,真是……奇妙的一天啊。

????30、家人...

????当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产房外已经站了五个人。

????其中除了外公外婆之外,还站着两个男人以及一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正抬着腿,用鞋底在光滑的地砖上蹭来蹭去,瞥见他们走来后,眼睛都亮了起来,高兴地叫到:“papa!姐姐!”

????这声音引起了旁边四人的注意,纷纷转身看了过来。

????奥斯特摸了摸小女儿的脑袋,快步走到了大儿子面前,问到:“进去多长时间了?”

????“两个小时了。”虞和颂不急不缓地说着,见父亲担心的模样,安慰道:“别担心,妈妈有经验的,更何况检查一切都很健康。”,他瞥见虞宁后便注意到了她身旁的简辰,顿时知道了他的身份,冲简辰微微一笑:“你好,我是宁宁的哥哥,虞和颂。”

????简辰虽然没有笑,但看得出神色颇为温和,抿唇道:“大哥好。”

????虞和颂神色温和地笑了笑。

????虞和颂和虞宁都长的像母亲,相貌清俊气质优雅,随意一个姿势都是满满的矜贵味道,总之一看就是出身不凡的贵公子。

????虞宁走了过去,将那位个子最高、看起来绝对超过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拉了过来,给他介绍道:“这是我弟弟,亚文,那幅画就是他给我画的。”

????简辰抬眼一看,猛然怔住了

????这个黑发